丁克森《傻瓜的》:无限大

2017年08月13日 | 作者:

文/三石一声 丁克森因《中国好声音》而被熟知,但以他的创作才华,去参加《中国好歌曲》亦能成为一名出色选手。只是,无论“好歌曲”还是“好声音”,碍于电视时长的,能呈现出的东西总是有限,如若丁克森的才华与唱功一并在一曲完整的作品中被品味,才有最值得回味的空间,所以,听他的专辑或歌曲,你能更真切地感受到丁克森的音乐小。

即使听过摇滚音乐千千万,再听丁克森,或许还将有人发出惊讶。因为,丁克森与听者惯性印象中的摇滚形象截然不同,他有他巧妙的一些小心思,编插在音乐中,你听他新歌《傻瓜的》,一开头就有电流与鼓的交织出现,钢琴声声,点缀了冰冷的节奏感,这又该怎么为丁克森定义呢?可以说,《傻瓜的》仍是他很个人风格化的摇滚基调,还有英伦味道的清爽,但搭配摇滚曲风外在呈现的,却是他色彩斑斓的视觉造型,以及远赴法国拍摄MV的缤纷取景,或者把这定义为“色彩摇滚”,会符合丁克森新鲜的尝试。

然而,新鲜的是创意,不变的是态度,丁克森作曲的《傻瓜的》打通了旧有风格与新兴概念的“任督二脉”,小鲜肉也不仅止于偶像范畴,摇滚也不再是与不屑的代名词,正能量的味道充盈了全曲始末,看起来充满着年轻活力的丁克森,一开口,已是以爆发力征服了听者,丁克森在用创作告诉你,“傻瓜”不是贬义词,“傻瓜”也有“傻瓜”的之道,有值得的。当他唱出“不要伪装不要投降我的方向/世界大容得下不同的造化/我们交给时间听它的回答”,这铿锵的字句就是对当下娱乐中与音乐无关的潜规则,给出的狠狠一击。

《傻瓜的》中,关键词“傻瓜”与“”像是两个对立又融合的概念:主歌部分丁克森的演唱很俏皮,声音清亮、也有扮萌的姿态,摇滚的编曲打底,还有雅痞的味道在,这是“傻瓜”般的单纯“声”态;副歌进来,音阶升高,丁克森也一改声音的呆萌,转而迸发出力量,唐恬写的词中,“伤”、“痛”、“摔倒”、“被骂”、“被”、“伤疤”这些词渐次出现,一边呈现出现实的困难,一边是丁克森唱着高音逐一甩掉这些困难,坚定的唱腔、自在的转音、自信的气场,“”之力扑面而来,丁克森高音的稳健,甚至令人想起他曾精彩演绎过的Michael Jackson,也闪着华语乐坛高音唱将如张雨生、杨培安一般的Vocal亮泽。从“傻瓜”到“”的进阶,如此欲扬先抑的创作方式,要的,是能突出歌曲的内核。

看一首歌的质量如何,除了看制作,也看旋律这些软性条件。丁克森熟知自己的声音能力,所以听他作曲的《傻瓜的》,就算没有编曲的烘托,也有一层层的旋律回甘。从主歌到副歌,若音符只是由低升高、再配上硬朗的编曲,自然显得生硬,丁克森在其中加入了一小节的过渡段,“我没能我,没到达”一句在音阶上转低又在尾音上扬,引出副歌的爆发水到渠成,仅这一处的巧思,已能推进人声与器乐的搭配效果,达到一个最舒服的状态。

«        »
  • 近期文章

  • 近期评论

  • 文章归档

  • 分类目录

  • 功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