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短篇小说】生而88必发娱乐手机版为凰 文素筠

2017年08月12日 | 作者:

月朗星疏,文成悄悄的走进御花园,婢女都以为她已经睡熟,想必都暗自歇息了。

都说文成公主是最文静的一位女子,就好像是一般清高。可又何尝知道她多么多么希望,她能活得肆意些。这样,她就不用困在这偌大的宫里,整日虚度光阴。

唐朝的皇帝,已经昭告天下,要让她嫁给最出色的那个国家。她没有什么感受,只觉得她终于可以逃离这个从小着她的地方。

她抬头看了看天,无规则的向前走着,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,却看见一个男子,负手而立,落下一身的寂寥。

她第一次尝到了无措的滋味,结结巴巴道:“我……我是个难看的人,请你千万不要看我。”

男子一笑:“皮相而已,姑娘有何须挂怀,人生,无需都要事事求个。”

她慌忙的点点头,飞快的跑走,直到喘不上气,才靠在木栏上深深的吸气。她伸手抚摸自己的处,那里跳的很快很快。

从来没人告诉她相貌这件事不重要,她天生一副好相貌,便让皇帝最喜爱她,宫中人人尊重她。

她也冷眼见过宫中一些有的人另外一些的人。并非故意束手旁观,只是这样有时对于自己何尝不是。宫中的暗箭伤人至深。

翌日,她从睡梦中醒来,恍然觉得昨日的事仿若一场梦,她不识得那个男子,也没有见到他长什么样子,只觉得他一定是个温柔的人。

她微笑点头,头上的金簪步摇衬得她的肤色白皙动人。她的手被侍女扶着,一步一步,极尽端庄。

她走入殿中,三叩九拜,没有一处不合礼数。龙椅上的男人静静的看着她,说:“朕有意将你许给吐蕃,你觉得如何?”

她脸上没有丝毫表情,头还紧紧的贴在地面,有些凉。她觉得如何,其实并不要紧。

皇帝早已请使臣入长安,她也听说吐蕃的使臣将太出的题目一一解开。皇帝本意就属吐蕃,这些,她都知道。

“儿臣认为还需五百人为儿臣相伴,让那些使臣辨认一番,看是否能认出儿臣,方才算好。”她昨日惊鸿一瞥后深思熟虑的一番话,今日便说出口。

太笑了笑,沉肃的脸上显出皱纹来,一双眼里蔓延着沧桑,“你一向古灵精怪,朕便是依了你也是无妨的。”顿了顿,“那便五天后,到议政殿,的普通点,让那些使臣好好猜猜。”

殿外的阳光有些刺眼,她抬起素白的衣袖遮住眼睛,转头看向身边的侍女,微笑:“你去将本宫幼时阿嬷唤来。”

许久,她说:“阿嬷,五日后皇上会考使臣,让他们从五百人中认出我,烦劳阿嬷去告诉吐蕃使臣,我的右颊有骰子点纹,左颊有一纹,额间有黄丹圆圈,颈边有一点痣。”

“吐蕃使臣是禄东赞,他很聪明,人长得亦是风流倜傥,前几日皇上把他们都召进宫来,只有他留了心眼,才走出了这迷宫似的。”阿嬷说着,话中带着对禄东赞的欣赏,只是话锋却一转,“公主,能配的上你的只有一国之王。多余的,公主还是不要多想。”

她一怔,道:“本宫从没有多想,的人这样多,他总会有他的良人,仅此而已。我……生而便为公主,自小养在宫中,便是为唐守得安宁,为百姓求得福泽,让外国皆臣服于唐,永得万年和平而已。”

身边空无一人,她脚下绊了一颗石子,眼睁睁的就要摔在地上。她尚未反应过来,一双指骨分明的大手扶住了她。

禄东赞,那个夜里温柔的对她说话的人。那个名字在她口中千回百转,却。

在还未意识到她的失态前,禄东赞已经松开了她,微微俯身,道:“臣拜见公主。”

这有什么可疑惑的,她所有的外貌特征都已经告诉他了,他聪慧至此,又怎么会认不得她?

她还是微笑颔首,目送着他绛色的衣衫越来越远,几滴清泪终于顺着脸颊流下,划出清冷的弧度。

五日后,天下起了蒙蒙小雨,婢女撑着一把油纸伞,小心翼翼的护着她,她转头温柔一笑,“无妨,本宫不碍事。”

气势磅礴的议政殿缓缓出现在眼前,她抬手拂掉了婢女手中的油纸伞,走进一场泼墨写意的雨里。

她走进议政殿时,头发被雨浸湿,她跪在地上,皇帝皱了眉看着她,说:“你一向乖觉,若淋坏了又该怎么办?”

她站在五百人之中,看着与自己极为相似的容貌,微微低头,素白的披帛端庄的挂在臂弯。额间有一点妖娆的黄丹圆圈。

使臣们站在一旁,纷纷交头接耳,似乎正在苦恼。她的视线缓缓移到禄东赞,他穿着青色的衣裳,外面套着浅灰色的袍子,确是出乎意料的优雅好看。

他只静静的站在一边,脸上一派闲然舒适的模样,也是,都已经胸有成竹,又有什么可忧虑的?

使臣一个个上前辨认,大都无功而返,只叹了叹气,面色悲悯的看着下一个使臣。

她暗暗告诉自己,没有什么,这本来就是一场豪赌,胜者为王,她若是胜了,便可以日日看见自己的心上人,看着他的眉眼,看着他娶妻生子,一世安好。

再回过神,她便看见禄东赞向太做了一揖,转过身来,目光有一瞬深不可测的看着她。

皇帝坐在龙椅上,爽朗的笑:“文成一向机灵,这次便是文成想出这个古灵精怪的法子来考你们的。”

禄东赞浅笑,“是臣幸运,方才认出了公主。臣早就听闻公主体态娟丽窈窕,肤色白皙,双眸炯炯有神,性格坚毅而温柔,今日一见,果然不虚。”

她半垂下脸,自然知道他这一番话皆是胡诌的话,也知道他这一番话是为了打消太的疑心,摆脱私相授受的名声。

皇帝一双精明的眼打量过二人,才道:“如此,使臣很是聪慧,吐蕃大王也必定之英勇,朕很放心将朕的女儿交给你。”

文成回到宫里,心底空荡荡的,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,就要离去,竟也没有多少的不舍与依恋,反倒是一干婢女哭的像个泪人。

太给她的嫁妆很是丰厚,释迦佛像,珍宝,金玉书橱,外加各种金玉饰物,各种花纹图案的锦缎垫被……

说到底,她也有她的责任,她也有她要守护的。皇家给了她无数的荣誉,她也是要还的,纵然她并不想要这些,可还是要微笑接受。她从来都是身不由己。

她端坐在铜镜前,看着阿嬷为她梳着头发,嘴里念叨着一梳齐眉,二梳白发的话,那是只有民间才流行的地方话。于她,是一辈子不可企及的温暖。

她抬手拉着阿嬷的手,转头看着她,淡声道:“阿嬷,此去经年,我怕是回不来了。我会向皇上求一道圣旨,您带着多年积蓄,出宫罢。”

大约过了很久,她不真实的看着自己,一身大红嫁衣,绣着精致的凰,眼神婉转清冷,像是的悲歌。头发高高的挽起,凤冠嵌入发间,无数金色流苏遮住眼睛,额间一点大红花钿,长眉修目,不可言喻的动人华贵。

她记起皇帝将她唤到议政殿,让她站在巨大的屏风后。她背后的冷汗浸透了夏日穿的薄纱。她听见皇帝对禄东赞说,说让他娶另一位高贵的公主,他了,他说家中已有妻室。然后,禄东赞离开,皇帝冷眼看她,说:“你是一个公主,连妄想都是,你生来便为守护唐朝百年安宁。”

她殿外,朝臣纷纷,:“皇上万,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!”

层层阶梯下,禄东赞微微向她颔首,身穿玄色的朝服,一根墨玉发簪束住头发,丰神俊朗。

他很早就知道那夜慌忙回头的婢女是谁,他还记得满天夜光下,她的侧脸温柔而美好。早在最初,他已动心。

那个老妇人,神色平静的看着他,说,他不会是文成的良人,她只能与一国之王相配,站在顶端相携微笑。有些不可表露的心思,妥帖收藏便好,不必言说。

想着,以后她嫁给了他的王,他便能安然守她一世,不让她受半分,这就够了。

那天,皇帝问他,愿不愿意娶另一位公主,富贵,保他一世无虞。可他垂眸笑,说,家中已有妻室。他知道文成就站在屏风后,用一种令他悲痛的眼神看着他,可他不得不说。

文成看着凤鸾金架,一步一步往下走着,身后十八个婢女提着她的裙摆,素白的手衬着红色的寇丹,美丽而冷艳。

●免责申明:有些内容源于网络,没能联系到作者。如到你的权益请告知,我们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«        »
  • 近期文章

  • 近期评论

  • 文章归档

  • 分类目录

  • 功能